空|白

I'm Shawn Hayes.

可怜的学生狗买不起板子,铅笔和草稿纸的出现频率就在晚自习上upup了

我知道我没更新是我该死【cry

临摹XIA大套图(顺手改了点?)作为赔礼(看我对艾利的情谊永不减!

下午返校的我心好痛 TAT

n天没上lofter一开就发现推荐被盾铁刷屏了(cry……

不要拦我我其他cp的文都更新不了了……

【艾利】无条件纵容(……)

明天就开学了……
但是【无条件】的E部分还没写完(😢

保证不坑但只能改为周更了……

感谢追了(1)(2)部分的gn们~

回来后会把【占有欲】篇的肉发上作为补偿。

再次感谢ˊ_>ˋ

【艾利】无条件纵容(2)

(1)的链接我就不放了,想看的戳头像吧ˊ_>ˋ

正文:

D1

7月15日 早上 3:52

韩吉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炸了。

白大褂隨著小步快跑激起在身後飛揚。

昨天晚上22:00左右有一場手術,0:30前後才睡,結果剛剛艾倫一通電話把她嚇得從床上滾到地上幾圈才停下來。

作為耶格尔医生的同事,自然和艾伦经常玩在一起,听青年断断续续讲了那么多她倒是猜到了个大概剧情。

為甚麼要把刀放在抑鬱症患者附近啊?!

什麼毛病?!

韩吉无奈地抚额叹息。

听起来割腕的动作行云流水可谓练习了很多次……

幸好时间不长,艾伦作为医生的儿子还简单包扎止了血……还来得及。

這還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韓吉再次歎息一口,推開手術室的門。

D2

7月15日 5:56

感覺眼前一片亮白。

溫暖的,充滿消毒水的味道。

有點像理想中的天堂。

利威尔顫顫巍巍地睜開眼,身旁有个人僵硬地靠在床腳睡著了,看模樣似乎是昨晚邀他搭車的人。

腦袋頂上的照明燈刺眼得很,他伸手想去關掉。

白色的紗布在手腕上纏了一圈又一圈。

噁心又模糊的記憶瞬间回映在腦海,天哪!他究竟在别人家干了些什么?

一回忆起来身体似乎自动让他明白现在的状况,贫血的眩晕感顿时在脑海里炸裂开来,伤口割得有点深,麻痛回绕在手腕上。

也许是利威尔的动作有点大,让本就受了一晚上惊吓没法深度睡眠的艾伦眨巴着眼睛抬起头来。刚把视线聚焦就看见男人以一种要拆开纱布的姿势停顿在那里,吓得他一个激灵把男人死死按在床上不得动弹。

“你!干什么!不能!”

他现在已经无法正常组织自己的语言顺序,但男人还是听懂了。

“我想关灯……太晃眼了。”他指了指头顶的那盏灯,“没有想要拆纱布……”

“呼……”艾伦放松了一口气,身子软了下去,但又突然打直,瞪大一双金绿色的眼睛逼近他,“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利威尔摇头。

青年再次松了一口氣打量了他几秒,小心翼翼地问:“还想自杀吗?”

“唔……”男人身体一颤,“不,现在不……”一种羞愧的情绪漫上心头,毕竟自己的病症麻烦到了眼前的这个人。“真是抱歉……麻烦你了。”

“那就好……那就好。”艾伦点点头。

“耽扰你这么久……谢谢,不过已经不用守在这里了,我休息片刻就会出院……”

“不行。”

自己的话被掐断,男人有些不悦。

“为什么。”

“韩吉医生说你的病情好好配合治疗的话能有所缓……”

“不需要。”利威尔斜瞟了他一眼,报复性地掐断他的话,对这个青年的好感度下降,“你管得太多了。”

“……”艾伦的一片好心好意被男人瞬间否决,心情低落着暴躁起来。

“为什么又是这样!明明……明明……好好接受治疗的话就能不用如此痛苦地活下去!你也觉得十分难过吧!发病期间几乎无时无刻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正常生活时却无比眷恋着这个世界!那为什么……”

毕竟是医生的儿子,见过太多太多因为无法承受住痛苦而恳求父亲中止治疗的病人。艾伦根本无法理解,明明可以在未来拥有不同于现在的没有痛苦的生活,那为什么不愿接受呢?

青年的全部情感爆裂开来,利威尔看着那双此刻布满血丝的漂亮眼睛,神情有些波动。

这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关心他。

自己……恐怕终究不配这个人的关心吧……

D3

十一年前

也许小心一点就可以避开满地的玻璃渣。

“咔嚓”,“咔嚓”踩碎玻璃的声音回荡在杂乱的客厅。

呼啸而来的破空声让他条件反射地偏了偏头,成功躲过了飞射过来的空酒瓶。

耳边瞬间多了男人的辱骂声。

噁心。

利威尔控制自己不要捡起那肮脏的东西砸在男人头上,不过他倒是很想看见那人头破血流地恳求他的模样。

但是果然太恶心了。

当醉醺醺的男人摇摇晃晃从内间走出来时,青年使劲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冷静。

他听见自己嘟囔着说道。

TBC

笔者:来吧来吧夸我勤奋QwQ

【艾利】无条件纵容(1)

脑子灵光一闪然后立即着手开始说好的“抑郁者”一坑……

大学生艾X抑郁者利

这感觉简直了。

正文:

C1

7月 15号 凌晨 1:09

仅仅那一眼,艾伦就感觉自己的下半辈子栽了,还栽得彻彻底底,根本无法挽回。

如海水般漆黑的夜,寥落的星星,几近无人的公路上,风从车窗里放荡地扫进来。

那个人就如此突兀地进入了他的视野。

如红酒一般浓稠香甜……如薄荷叶一般单调清新……第一感是格外的矛盾,却又完美融合。

就像红线所签定的爱恋者,心跳已经无法控制。

不能言语的情绪错综复杂地交叉在一起,一圈又一圈,一团又一团,缠在他的心头。

直至,视线的相对。

艾伦不明白,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移不开那炙热的视线,贪婪地不断扫视着,像是能用这一刹那就了解到这个人一般。

他想,大概是因为自己能在那一瞬间体会到,从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浩无边际的,

静默感。

简直与死水无异。

沉寂的,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眸轻轻地锁定了他,静静地站在马路中间看着青年开着拉风的跑车从他身边晃悠了n圈。

结果等利威尔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坐在了跑车的副驾驶位上。

其实他是来自杀的。

本想趁着夜深人静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地离开人世。

所以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答应了青年的邀约。

利威尔看着青年兴奋的侧颜,脑袋有点昏。

要趁着自己还能正常思考的时候……

C2

7月 7日 上午 9:16

[好想死⋯⋯]

利威爾雙手在陽台的橫杆上打滑,一次又一次直到把膝蓋磕腫,左腳蹬在瓷磚上顫抖著,右腳不斷嘗試著想要勾住橫杆爬上去。

[只要從這裡跳下去⋯⋯就可以⋯⋯可以⋯⋯]

十七樓的高度肯定足以讓人直接死亡,乾脆,且感覺不到絲毫痛感。

[較為完美的自殺方式之一⋯⋯可惜當然就是需要別人來清理麻煩的現場了。]

利威爾冷漠地勾了勾嘴角,這也是他在腦子裡一團漿糊時為數不多能想到的事了。

[也許自己能挺過這幾天⋯⋯]利威尔想到。

這幾天已經好多了,不會時不時的看見水果刀就往手腕上架。可那噁心的欲望仍然回繞在他的心頭,就像是惡魔督促著他去自殺一樣⋯⋯

糟糕,想要吐了⋯⋯

腦子裡好像填滿了豆渣。

思維遲緩。

想要去死。

C3

7月15日 早上3:47

艾倫在沙發上撐了個大大的懶腰,呵欠連天,感覺腰就要斷掉。

黑眼圈簡直無法直視,可以和窗外的黑色的天空融為一片了。

他其實很想要對自己凌晨帶回來的人做點什麼,但那個身材嬌小的男人半路上就睡著了。看著那宛如天使般的純潔睡顏艾倫觉得自己还有点做人最基本的良心,所以把人搬上了自己的床他趴在真木沙发上怎么睡怎么不安逸。

突然觉得这是自己对陌生人最有耐心的一次了……

细微的不了摩擦声现在能轻而易举地听见,艾伦转头发现男人刚好掀开被子,胸前的锁骨一览无余,纤细的小腿挂在床边……

啊哈……如果还可以再下面一点……

就在艾伦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男人却反手一把抓住床头柜上放在苹果盘里的小刀,毫不犹豫地割向自己的手腕。

鲜血一股一股地涌出,就如此突兀地染上了纯白的被单。

像一朵又一朵的娇艳的玫瑰花……在鲜明的背景对比色下,绽放,绚烂。

而艾伦的脑袋里似乎只留下了强烈的心跳声。

金绿色的瞳孔开始缩小,眼前开始发白,他的手脚在不停地颤抖,几近跪倒在地。

那个昨晚被自己捡回来的陌生男人……

此时此刻在自己床上用自己的水果刀……

割腕了。

TBC

笔者:我的心好痛……

这篇文章应该会有bug吧,欢迎提出我来改正,让他更完美~

ˊ_>ˋ

突然發現我的淚點莫名的低啊⋯⋯

看到這張圖就想寫互殺梗怎麼辦⋯⋯ˊ_>ˋ

【艾利】在自习课上视线相撞引发的事件

师生paro
敏感词被删了再重新发和谐版吧。

正文:
其实他并不想低下头去。

利威尔正在书写备案的手顿了顿。

但感觉上半身都快要被那炙热的视线给烧出个洞来。

青年毫不遮掩地看着他,无意之中传达给他的意图贪婪且明确。

自己不过给了点甜头就紧咬着骨头不放了吗?

一条疯狗。

利威尔轻笑一声,半晌后决定抬眼去看那个已经盯了自己半节课的青年。

视线一经相撞,艾伦便慌乱地红了脸急忙收回视线,右手颤动着提起笔装模作样的在书上勾勾画画,耳朵根却已经红了起来。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伴随着“叮当”的钥匙互相碰撞的声音,瘦高的身形挡住了一部分光。艾伦的心脏跳动得飞快,缓慢地回头,但从小臂上却先传来了坚硬冰凉的触感。

一柄钥匙顺着手臂轻轻滑动,激起一阵鸡皮疙瘩。手握钥匙的那人注意到他的反应反而不露痕迹地笑了笑,变本加厉地在手腕处画了个圈,塞入他的手中。

俯下身来贴近青年的耳朵,一圈圈热气碰洒在早已红透的耳廓旁,但入耳的话语却让艾伦一张红扑扑的脸颊瞬间变白。

“去我办公室……面壁思过到放学。”

男人的声音轻柔到差点让人觉得这是幻觉,他不自觉地顿了一秒,然后在全班的哄笑声中红着脸攥紧钥匙站了起来,俯视着利威尔老师的头顶。

可悲的是在这种顶着全班目光的尴尬情况下,他还想放肆地把下巴支在男人的发窝中蹭动。

艾伦你傻X了吗?!

看着青年用手臂挡着红润的脸匆匆离开座位,利威尔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一回。

那不敢恨不敢怨的小媳妇表情简直轻而易举地取悦了利威尔的报复心。

谁叫上次那条疯狗把他啃太狠了呢?

抱歉他现在好想笑。

而三分钟后在单人办公室吹着空调半躺在沙发上望天的艾伦同学万分无聊地把钥匙串扔上扔下,“哗啦哗啦”之间一个鲤鱼打挺直直地坐端,眼睛一闪一闪地放光。

这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他贼笑得露出了犬牙。

———————

利威尔扭开门柄时差点把备用钥匙给扭断在门锁里。

明晃晃的黄白色灯光射入眼里,游戏进行时的爆破音快要突破耳膜。某只翘掉“面壁思过”反而潜入老师家打游戏的二货正半跪在沙发上以一种格外夸张的姿势手指天空,另一只手操控着游戏柄欢呼着突破了敌人的又一道防线。空闲之余听见防盗门被大力摔到墙上的强力碰撞声,回头一看吓得腿一软没有任何缓冲直接脸朝地摔倒在地。

利威尔却是没被这一摔吓到,鞋子也没脱便径直走向正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的青年。

那一摔是真的把他摔痛了,脑袋一阵一阵昏眩,眼前也有点发白,刚想撑着地爬起来手就被鞋跟狠狠碾压着变形。

“啊啊啊!!”瞬间惨叫声压过了游戏音,那一瞬间眼泪都直接被逼了出来,艾伦握住男人的脚腕企图向上提减轻力道,反而却被更加用力地踩了下去。

“利威尔老师您不能一言不合就谋杀亲夫啊!”艾伦索性用另一只手缠住男人的大腿根,整个身体都想挂在他的身上。

“嗯哼?……亲夫?”他危险地眯起双眼,怒极反笑,嘴角已经扬起了弧度。

“不,是学生。”瞟见利威尔的神情立马改口,但仍被脚跟更加用力地蹂躏手背。

“啊啊利威尔老师我不是左撇子废了右手明天就上不了课了啊!”

手背上的力度一轻,艾伦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怜巴巴地嘟着嘴唇站起来。但刚打直腿就被压着肩膀又跪了下去。

“不准站起来,就这样跪着。”利威尔斜着眼轻柔极了,嘴角甚至还带了点弧度。

艾伦同学已经做好在客厅跪一晚上的准备了。

———————

直到浴室里想起水声,艾伦才敢揉一揉早已僵硬的膝盖坐在沙发上等待麻劲过去。

突然一个念头如同一道惊雷劈中他的天灵盖,他咽了口唾沫,蹑手蹑脚地走近浴室,心里却又直打退堂鼓。

要是被抓住了,恐怕自己就是下半身不遂;没被抓住,今晚就是身陷天堂。

不管了,肉放在眼前可没有不吃的道理。

利威尔没有听见浴室门被小心翼翼打开的声音,背对着门口洗澡。

他从背后一把抱住男人的腰,一手锢住利威尔因惊讶而没有作出反应的双手,另一只手不安分地顺着完美的人鱼线上下抚摸。

“呐……老师,我好饿啊……”

青年粗鲁且带满情欲的双手在他已经被开发的身体上不断点火,每次都能找到自己的敏感点毫不吝啬地给予爱抚。

“额……喂……艾伦,滚开。我根本没同意你起来……快点……把手拿开。”

艾伦听完那断断续续的语句就知道自己有戏,笑了笑后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低头吻住男人的颈窝又舔又咬。

“啊,艾伦!别太上……会被看见。”

“原来老师你比较在意这个吗?”他笑着把吻痕向上移,直到西装领也无法挡住被自己种下的可耻痕迹才停下来。

利威尔被艾伦弄的情动不已,但身后的人却停下了动作,让他只好侧身抬头索吻。

那一瞬间他没反应过来,但下一秒便无比激动地狠狠吻了上去。

啊哈,作战成功了。

FIN


筆者:上自習課抬頭就看見老師調戲自己的課代表(男生)。

我什麼也不說。

看见Par大的这张图

于是决定开始码一篇新文

有关艾伦是心理医生而利威尔是抑郁症患者的故事……

感觉好萌啊啊啊啊啊……

最近艾利不足ˊ_>ˋ

昨天发了之后被系统设置为仅自己可见了……

被吞了呢……

呢……

只有纸和铅笔的痛苦……

我画的是谁来着……